“人到中年不如狗!”

白铁军说着,突然扒下短裤,露出一大片小腹。一条跨越10厘米长的刀口,疤痕红黑相间。


“朋友们都不知道,我去年做了一场手术。”他说,“不知道为啥,我的疝气过了二三十年又犯了,一大堆肠子顺着口子滑下去,疼得要死要活。”

他找到南阳最好的卫校医院。为他做手术的医生说,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疝口。医生在白铁军的小腹上狠狠划了一道口子,往里面缀上一大块补片,把肠子兜了上去。

白铁军被嘱咐道,以后不能再吸烟喝酒,重体力活也别干了,甚至咳嗽也得悠着点,要不口子再撑开,贫苦就大了。

我很好奇,问,“啥补片呀,人肉做的照样猪肉做的?”

“谁他妈的知道是啥补片!我被麻醉了,任人家摆治。”白铁军往白河里吐了一口,“厥后我跟孩儿他妈说过不少次,要是我死在手术台上就好了,也省得这么烦心……”

我打开手机查了查,植入老白体内的补片,应该是聚丙烯质料。做手术时,他39岁,1米70身高,170斤体重,头发越来越少,肚子越来越大,或许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疝口经不起脂肪的挤压,再次裂开?

身体现在是白铁军最值钱的资产了,可自从疝气复发后,这笔最值钱的资产也最先贬值。在摆地摊之前,他做过两三年装修,经常需要登高爬低、拎轻扛重。现在,他回不了工地了。

这还不算完,最近半个月,白铁军一直感受小腹部隐隐作痛,或许疝气又犯了?他懒得回医院复查,等疼得受不了再说吧。他天天都要摆地摊,很忙。

南阳市区有若干摆地摊的?估量城管局才知道,每一个地摊都被他们驱赶过。每一个摊主,都是城管局公牍上需要尽快抹掉的一个数字。

然而,摊主也是一条性命,背后又牵着一个不那么富足的家庭。他们固然都有故事,我固然也不可能都去领会。

就写写白铁军吧,我熟悉他21年,没见过他说谎。

南阳有条北京

白铁军摊位上最贵的商品,是一个由小核桃做的文玩手串,进价二十五元,运气好了能卖到五十元。

剩下的木手串,进价三五元,卖十元以内。发卡十元钱七个,女袜一包十双十元,小孩短袖不到二十元,拉货的电动三轮车上,还放着几件乳酸菌饮料,一共十五瓶,只卖二十元。

儿子伸手上去,想拽下一瓶喝,白铁军同伴的老杨忙拦下来,“这玩意儿不能喝,旁边超市跟这个长得一样的乳酸菌一瓶五块,这个才一块多钱,不是穷得没办法,谁给娃儿喝这个……”

,

Allbet

www.ysmdfhk244.com欢迎进入欧博平台(Allbet Gaming),欧博平台开放欧博(Allbet)开户、欧博(Allbet)代理开户、欧博(Allbet)电脑客户端、欧博(Allbet)APP下载等业务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临沂分类信息:「俏Betty」母亲节宣布再做妈妈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