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故事已由作者:知七之期,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深夜有情”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,侵权必究。

1

天启五年,严冬之际,早晨屋外的树枝还带着白霜的寒意。

藩王木家晚晚十二岁,北苑的闺房内两个绣娘,几个丫鬟,神色重要地看着晚晚在绣帕上穿针引线,上面本该是戏水的鸳鸯,却变成了歪歪扭扭的鸭子,针线活看着很是拙劣。晚晚一边绣着,一边朝着红彤彤且遍布针眼的手指吹着气,缓解指尖上的疼痛。

屋门突然打开了,披着狐裘的江淮冲了进来,面色带着些许忙乱,随之外面的风一下灌了进来,吹得晚晚打了个寒颤。

“丑丫头,陆言要走了,京城来诏书了。”

陆言要走了!晚晚瞳孔猛地一缩,神色一下子变得刷白,嘴唇哆嗦着吐出几个字来:“不,不是的,臭阿淮你,你骗我的……”

江淮抿了抿嘴,低垂着头不说话,晚晚眼泪一下子就溢了出来,手里绣帕一扔就冲了出去。

外边天寒地冻,有些路面还结了冰,晚晚又跑得急,刚出北苑就摔了一跤,整个人摔倒在地上,手被蹭破了皮,鲜血染在地面上,晚晚疼得噘起了嘴,眼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。

“摔倒了不爬起来,怎么还哭鼻子了?”

白色的帕子裹住了受伤的手,晚晚仰面就看见了眼底带着暖意的陆言,一身白玉袍,一尘不染。

“你要走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陆言眼里带着无奈,伸手将身量还未长开的晚晚抱起来站好。晚晚额头恰好到他胸口位置,伸手细心地替晚晚拂去身上的冰渣。

不远处刚赶到的江淮,远远地瞧见了陆言,生生止住脚步,躲在一旁的假山里拳头一点一点地握紧,嘴里呼出的白气,孤独又寥寂。

晚晚揪住陆言衣袖,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,“陆哥哥,你不去京城好不好?你就留在陆府好不好?京城那么远,我以后都见不到你了,我不想你走。”

“京城太远,太难受,我又何尝不想留下来?”陆言叹了口吻,语气满是无奈,“皇命难违,有些事我也做不了主。”

“我不要你走!我不要你走!”

晚晚忍不住溃逃大哭,陆言要走了,真的要走了!这么多年,这个谣言终于照样被京城那位当了真。

这一天,晚晚揪着陆言一直哭闹,消息大到木阿爹都赶来了。可不管晚晚怎么哭,怎么闹,陆言终究照样走了。

在陆言走的那天,江淮站在里晚晚房间不远处守了一晚,而晚晚熬了一个晚上,一边哭一边绣,最后将半成品的鸭子缝成了香囊,第二日塞到了陆言怀里。

陆言笑着抹掉晚晚脸上的泪水,将香囊佩戴在腰间,歪歪扭扭的针线,同白色的袍子一点儿也不相称。

,

欧博官网手机

欢迎进入欧博官网手机(Allbet Game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。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、Allbe代理、Allbet电脑客户端、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湖州在线:故事:巜子不语·妖冒亡父》张天师也有对付不了的妖怪
1 条回复
  1. AllbetGmaing下载
    AllbetGmaing下载
    (2020-11-23 00:07:20) 1#

    www.allbetgaming.com欢迎进入欧博平台网站(www.aLLbetgame.us),www.aLLbetgame.us开放欧博平台网址、欧博注册、欧博APP下载、欧博客户端下载、欧博游戏等业务。再也不想打游戏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